周口信息网|周口网|周口在线|周口新闻网|河南省周口市|周口综合信息门户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跪告郑州市委书记徐立毅:司赵村有几个美丽的传说

发布日期:2019-07-31 17:20:52 来源: 舟山信息网 点击:

    

     徐书记,当我们在心里向您跪下的那一刻,是无奈更是无助。郑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潮河办事处司赵村五千多村民一直生活在美丽的传说里。我们渴望冲出去,渴望卸掉心里的阴霾和枷锁;可司赵村之上,美丽传说的背后更有美丽的传说。我隐隐觉得,官官相护的保护主义才是压在我们村民心头最沉重的传奇。

 
 
图片1.jpg 
(图片来自网络)
 
传说之一:会生根发芽的贿选村长
 
说是传说,其实也不是,因为一切都是真实的。
 
隶属经济开发区潮河办事处的司赵村,西临东四环,北和南紧接三环,地理位置非常优越。鉴于此,它的经济价值和政治地位逐年攀升。于是,贿选村长便在司赵村生根发芽了。
 
2012年赵鹏首次参与司赵村选举,以每票300元,共计花费100多万元收买村民选票,后高票当选;
 
2015年,尝到“甜头”的赵鹏(主任)村长,再次“故技重施”,除了每张选票500元花费400多万元收买村民选票之外,还请村民吃饭送烟等,再次荣登大雅;
 
2018年,已连任两届的赵鹏(主任)村长更是变本加厉请了专门的采购和厨师,宴请村民吃饭,喝茅台酒,抽中华烟,贿金也达到历史新高,一张选票的收购价竟然为1500元。
 
不是传说,胜似传说。而这还不是最沉重的,最沉重的传说却是,当地政府竟然在十几年的时间,没有听说过上述传说。或者在某些官员的潜意识里,并不觉得贿选是一件大事,或者他们也被贿了,然后就有了保护上帝的传说。
 
总之,贿选在司赵村生根发芽了,而村民们的感情被伤害的同时,不和谐的种子也钻出了土壤,正一天天长高壮大
 
 
图片2.jpg 
 
(百万退选费的收据  图  来源:赵生建提供)
 
传说之二:会飞的百万封口费
 
百万封口费不是传说,是真实的。不可思议的是,它在关键的某一天,却不翼而飞了。传说是这样的:
 
2014年底,赵鹏(主任)村长参与第二次选举时,和本村一个叫赵国勤的村民同台竟争。由于赵鹏(主任)村长采取的手段仍旧是票子开路,赵国勤与其儿子赵生建便去相关单位和部门进行投诉。于是,赵鹏(主任)村长为了荣登大选又不至于丑事败露,便给赵国勤儿子赵生建送去100万元现金以封住父子俩关住自己的嘴巴。而赵国勤并不买账,他觉得农村干部选举和政府干部选举同样是非常神圣的。他于是要求儿子把100万封口费全数上缴。想不到的是,缴错了对象。赵生建竟然在张贺的介绍下,缴给了两个不知来历的所谓调查机构的两个主任------高保明、王玉卿王玉卿开了一张收据,上面盖了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调查综合调查处”的印章,竟然骗过了赵生建。100万封口费从此无踪无影。或许,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圈套;或许从相信某某开始,一个伟大的骗局就诞生了。
 
总之 ,100万封口费飞了,飞得那么彻底。所谓的调查机构也飞了,也飞得那么彻底。
 
不过,村民们相信,只要相关职能部门有决心,有信心,飞走的东西一定会飞回来的。毕竟有线索在,毕竟介绍人某某还没有飞。
 
100万封口费太重要了,它是赵鹏(主任)村长的荣誉,更是赵鹏(主任)村长荣登大选的见证,怎能轻易飞走。
 
 
传说之三:会流泪的联名举报信
 
举报信会流泪,任谁都不会相信。而司赵村的村民却说,不要说流泪,他们还听到过联名信的哭声。
 
我确信这不是传说,因为我看到了这封联名信。我能感受到218名村民的痛苦和悲愤,以及对贿选村长的厌恶和无奈。在这封联名信里,条条证据都指向“黑村官”和他们豢养起来的黑恶势力,还有他们的犯罪事实,诸如操纵基层政权侵吞农村集体财产强揽工程和采用贿赂、欺骗威胁等手段干扰破坏农村基层换届选举等等。
 
联名信如泣如诉,却唤不醒沉睡的人,唤不来相关政府部门的重视,唤不出司赵村的公平和正义。所以,它只能在夜间默默落泪。它也只有流泪的权利了。
 
传说之四:传说背后有更大的传说
 
尊敬的徐书记,以上传说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传说背后还有更大的传说。那就是地方政府对腐朽和腐败的保护主义倾向。设若没有保护,贿选怎会生根发芽?设若没有保护,100万封口费怎么查不出背后真相?设若没有保护,一封联名举报信,又怎能在夜间悄悄流泪?
 
尊敬的徐书记,相关部门曾经对贿选一事进行调查过,而且得出结论:经调查,不能认定赵鹏(主任)村长等存在拉票行为。那么我请问,他们敢公开调查档案吗?敢公开调查的一切细节吗?什么调查呀?那就是明目张胆地保护。他们的调查对象是办事处书记蒲瑞和赵鹏(主任)村干部等人,却找办事处书记蒲瑞和干部等人的亲戚或者朋友,或者党羽来求证。这不是保护是什么?我们这边有证据,有证人,有证词,他们却一概否定。这不是保护是什么?对于100万封口费,那么确凿的证据,不去立案,不去调查。这不是保护是什么?
 

所以,司赵村数千村民跪告之;并泣血企盼相关部门针对群众投诉问题,重新立案调查。我们希望这次调查别再是“保护性”调查,而是客观、公平、公正、公开的调查。 

 

    本文来源:http://www.yytzn.com/news/zh/20190731/6509.html